杭州市律师协会主办 《杭州律师》欢迎投稿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联系我们
律协动态
律所动态
区县市动态
下载中心
热门文章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业内动态 > 律协动态
市律协第十三期“青年律师·会长”
主题私享沙龙圆满举行
来源:杭州律协 发表时间:2018-05-31 浏览次数:723

 

    2018年5月25日下午,市律协第十三期“青年律师·会长”主题私享沙龙在浙江东鹰律师事务所大会议室举行。本次私享沙龙的主题是“青年律师的专业选择”。来自杭城的13位青年律师参加了本次活动。市律协副会长金鹰主持本次沙龙。

第十三期“青年律师·会长”主题私享沙龙会议纪要

时间:2018年5月25日下午14:30

地点:浙江东鹰律师事务所大会议室

主持人:金鹰(杭州市律师协会副会长)

参会人员:马双耀(海之星所)、方智富(汉鼎所)、任杰(盈科杭州所)、于欢(泰杭所)、余成双(泽厚所)、帅秋琴(浙临所)、曾祥欣(星韵所)、衣春芳(大成杭州所)、王琳(瑞坤所)、王明(诺力亚所)、孙敬俊(京衡所)、张双鹏(九段所)

特邀人员:林维钢(泽大所)

记录人:王琳(瑞坤所)

 

     开场白

    “青年律师·会长”主题私享沙龙是市律协为加强我市青年律师扶持和培养力度,提升我市青年律师的专业化水平的活动,由市律协各会长轮流做东,每月举办一期,去年我主持了第四期,今年是我第二次主持。相较于去年,今年的沙龙活动每期确定一个主题,根据青年律师的现状和普遍需求,我们把主题确定为“青年律师的专业选择”。

    本次沙龙,先由我特邀的上年度参会人员——泽大所林维钢律师和大家做交流分享,我再和大家分享我对“青年律师的专业选择”这个问题的想法、思考,最后是提问交流。今年创新的地方在于,有一个师兄和大家一起参加。林维钢律师这一年的经历和心得,我与你们一样好奇。

第一阶段:林维钢律师经验分享

    尊敬的金会长,各位律师同仁大家下午好,我是泽大所林维钢,非常荣幸受到金会长的邀请,参加本次“青年律师·会长”主题私享沙龙。

    一年前我也和大家一样,围坐在桌前,聆听金鹰律师的教诲和指导。接到金鹰律师的邀请,我的心情非常复杂:一方面是欣喜和感动,一年多过去了,金律师还关注我们这些后辈的成长;另一方面也很惶恐,我在思考:这一年多,我收获了什么?我能向金律师汇报什么?能和大家分享什么?思虑再三,我想我能和大家分享四个“关键词”。

    第一个关键词:态度。去年金律师在分享的时候和我们说了一句话:“从来就没有必输的案子”。去年听这话时我只是记在了心里,但没什么特别深的感悟。金律师说这句话的时候还分享了一个案例,某次在法院偶遇一个朋友正在代理一个金融借款案例,对方说下午去开一个“必输”的案子,金律师认为没有什么是必输的案子,因此做了交流。交流之下,金律师认为有一个银行规定,用到这个案例里面,这个案子是有转机的。对方下午开庭就用了这个规定,果然就转败为胜了。这个案例给我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 今年我接触了一个案子,让我对这句话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。直朋友来找我的时候就言明这是一个必输的案子。法官在之前和他沟通时就言明这个案子相当于“伤风感冒”,能够当庭判决。找到我的时候就是希望我帮他走一个程序,当然如果能在庭上与对方达成和解,也是一个收获。所以他当时抱着这样的心态来找我,给我的律师费也是走程序的律师费。但是后来我拿到案子后仔细分析,认为并没有他想象的这么简单,包括证据层面和事实层面,所以我也做了一些准备。第一次庭审持续三个小时,法庭调查还没有结束,法官很无奈地决定择期开庭。第二次开庭依旧持续三个多小时,开完之后,法官就建议原告撤诉了。最初当事人也觉得是一个必输的案子,结果却出乎意料。这个案子在办理过程中,我先后五次与法官进行当面交流,这一点也是受益于金律师去年的教诲。金律师说他执业初期承办刑事案件的时候,都会提前把卷宗复印过来,阅卷完了做阅卷笔录,并且在开庭前提交给法官,因为一般情况下,法官不会提早看笔录。和法官当面沟通,一方面是为了更能够把握法官的判断和情感动态;另一方面,也为了能把自己的思路传达给他。

    我把第一个关键词概括为态度,是因为我认为,无论哪个案子,就像金律师说的,是没有必输和必赢的,输赢往往都是在一念之间,所以我们在接案子的时候要做到穷尽证据,穷尽事实以及穷尽法律关系,这应该是做律师最基本的态度,也是对结果应有的把控力。

    第二个关键词:专业化。这也是和今天的主题契合的。现在的浙江东鹰律师事务所,前身是1995年成立的浙江腾飞金鹰律师事务所。2017年,腾飞金鹰所和东辰所强强联合,形成了现在的东鹰所。一直以来,金律师都是深耕于房地产和建设工程领域,这也是我对自己的初步规划和现在专业上的定位。所以,去年之所以选择参加金律师这期沙龙,也是因为想当面聆听金律师在这方面的指点。我去年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青年律师该如何进行专业化。众所周知,现在专业化是律师行业的大势所趋。我仍记得金律师当时和我分享了两点:一个是选择目标,另一个是实现目标。选择目标就是要对你的专业定位有一个初步设定。这个专业是一定要有技术壁垒的,不能是一些简单的纠纷,对你自身来说也不是触手可及的。其次,当你选择了定位和专业化的方向之后,剩下的就是要积累,一万小时定律在律师行业同样适用。要不断积累,对专业的认知才能不断深化。再者,是充分利用资源,包括平台资源和自身资源,使得自己能够在这个专业领域有所建树。至于实现目标更是一个统筹的,分步实现的一个过程。所以我一年多以来也是遵循着金律师的指导去做的,虽然仍然在路上,但还是非常感谢金律师给我的一个大体上的,方法论上的指导,我现在也按照这个方法在实践,在积累。

    第三个关键词:运动。律师是一个非常高强度、高压的一项工作。拿我自己来说,每天都是7点起床,晚上11点多才下班,几乎没有自主安排的双休日。这一点我也非常敬佩金律师,在处理好繁忙工作的同时能够劳逸结合,培养在登山、射击等方面的兴趣爱好。作为律师,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能协调好自己的身体是不容易的。当前热议话题就是要做好时间管理、情绪管理和精力管理。俗话说:“身体就是革命的本钱。如果做律师连自己的身体都管理不好的话,工作肯定也做不好。希望自己今后能从小做起,落实、平衡好身体和工作的关系。

    第四个关键词:潜。去年年底的时候,泽大所颁发给我一个“最具潜力奖”。“潜”这个字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认知和感悟。《易经》六十四卦的第一卦是乾卦,乾卦开篇就是叫潜龙勿用。其实乾卦描述的“潜龙勿用,见龙在田,或跃在渊,飞龙在天,亢龙有悔”,和我们青年律师的成长是非常契合的,也值得我们学习。在我两年半的职业生涯中,陆陆续续听了包括金律师在内的很多行业前辈的指教,我认为青年律师同样能贯彻这样的道路:在刚起步的时候戒骄戒躁,注重自己的积累,并且把握好时机,获得成长,也要不急不躁地稳步提升自己,才能实现自己最初的理想和规划。

    以上就是我对金律师以及大家简要的分享,谢谢。

 

第二阶段:金鹰副会长主题讲座

    我今天和大家的分享集中在专业上,先和大家交流一下专业问题。

    第一个问题:为什么要做专业?

    刚刚自我介绍时也提及了想做专业,有些律师还对要不要做专业,怎么做专业有困惑,所以我先把为什么要做专业先介绍一下,讲完以后再深入交流。

    讲这个问题之前就要先看现状,从宏观和微观上都分析一下。现在我们国家中小所占百分之九十以上,我认为这个趋势以后还是会继续延续。解决了中小所的问题,也就解决了中国律师行业发展的问题。

    从宏观上来说,我认为中小律所存在“一个趋势、两种情况、三个表现、四大问题”

    一个趋势即是“探索、实践科学管理”。目前这一趋势已经成为行业的共识。

    两种情况:一种叫拒绝管理。我有一位从司法行政机关出来的朋友,办了一个小律所,他就认为“小所无管理”,现在他几乎从这个圈子里消失了,这就是“小所无管理”这种错误理念所导致的;第二个就是“盲目管理”,以法律知识取代管理知识或者是学了一点管理知识,把律所和传统企业等同,这些都是片面的。

    三大表现。中小所问题的表现,由之前的增速缓慢到现在规模增速加快,由是收入波动较大到现在的两极分化,由合伙制的优势难以发挥到现在合伙制的优势开始发挥。合伙制有什么优势?难道仅仅只是共享牌子、分摊成本?答案是否定的。合伙的主要优势在于知识共享和客户资源共享,否则就没有必要合伙。

    四大问题就是主导能力、组织形式、业务选择和恶性低价竞争这四方面存在的问题。

    主导能力律所的主导能力是合伙人,这个局面没有大的改变,合伙人群体的整体素质仍然偏低。《律师法》规定三年执业可以成为合伙人,如果律所是一个三年执业为主的律师组建起来的,我想除了极个别情况外,大部分都不会太好。我们所里,以前一般要到6年才能担任合伙人,现在大概不够,因为现在社会分工越来越细,包括业务领域内的前辈越来越多,位置都被占了,后辈相比我们开始做律师的时候更难一些。

    组织形式现在很多律所组织化程度不高,流于形式,就是一块牌子,交一点摊位费,大家各干各的,这对于新律师的成长毫无益处。我们需要思考的是,总所给你的资源,你能给总所带去的价值,这两者之间,通过化学反应,能够1+1>2的部分是什么。

    业务选择。以前存在业务偏重诉讼的问题,现在是服务的能力与客户的需求之间存在差距的问题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事务所去年和东辰所合并的原因,因为客户的需求在增长。通过兼并、整合来解决,通过创建更大的平台,让客户更清楚你们在干什么。这是在互联网背景下,必须让客户,让社会看清楚你能干什么,如果看不清楚,你就会被淹没,因为现在的信息是泛滥的。

    恶性低价竞争。对此,我认为应对的策略还是要知道自己的专业领域,要不断为客户创造价值。很多律师认为律师时间是值钱的,按照时间收费是不明智的,按照创造的价值收费才最合理,耗时间只能让客户讨厌你,鄙视你,最后抛弃你。

    为什么要做专业?因为排名靠前的律所,专业性和专业能力都很强。而且现在法律门类越来越多,但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所以律师的发展趋势是“专家型”而非“万金油型”。当然仅仅这一点是不够的,我一直强调,律师到最后比的不是专业,而是你的人品、道德,是当事人放不放心将关系到生死存亡的业务交给你。

    第二个问题:什么是专业?

    我用两句话来概括。第一句相对理论一些,就是持续从事某一领域的工作并保持高质量。第二句话是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精”。而且大部分时候都是“人有我精”,因为“人无我有”的时间很短暂,或者说它的领域很狭窄。这里用天册所作为代表,他们的定位就是专业所:一个是对外,一个是经济。后来慢慢开始在资本、知识产权领域等拓展,但是他在每一个领域,都以“精”作为标准。如若一个律师觉得所内不足以支持自己今后的发展,他就要去找一个新的平台,天册所就会被考虑,他也就获得了一个优先的被选择权。无论专业所还是综合所,做专业的目的都是为了获得一个比较优势。通俗点讲就是让当事人看清楚,我选择你是对的。现在互联网背景下最怕的就是被淹没,做专业的话就更容易被别人识别,大家都在做的时候,你就必须做到“人有我精”,“精”就是专业的体现。去年上半年,司法行政机关开展了“三名工程”,即“名所、名品、名律师”。名所靠的是什么——名律师;名律师靠的是什么——名品。如果拿不出产品,仅用偏激手段吸引眼球,只能称之为“名人”,不能算“名律师”。作为律师,要把自己的安全先管好,否则不是律师,只能说是名人,甚至只能称为一个“斗士”。

    从“人无我有”到“人有我精”,用哲学上的定义来表达我的看法即否定之否定,是一个循环。开始是人无我有,后来大家都有了,我就要比他精,他才会继续找我。这是一个否定之否定,不断螺旋上升的状态,所以律师是一个需要终身学习的职业。

    第三个问题:怎么做专业?

    第一个是确定目标,分为定性和定量。第二个是实现目标,分为战略和战术。第三个是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定位和不同的战略。诸如各位,现在属于满足生存需求的阶段,就是尽量去做专业业务,也不排斥去做其他业务,但是这个尽量是有个方向的。而到了发展阶段,有了一定的基础,就渐渐可以专注专业方向。

    定位,也可以说是定性的三原则:专业性、市场性和一致性。

    专业性,除了需要法律的专业性之外,还需要增加一些非法律的专业门槛,确保自己主攻方向的竞争力,或者缩小竞争范围。

    市场性。你选择的专业不能仅凭自己的兴趣爱好,还要考虑到市场需求,个人爱好和市场需求吻合为最佳。选择的专业不能没有市场需求,或者市场需求已经被其他服务手段替代。比如人工智能,未来我们退出了,让机器代理了,你还是选择这个方向,和机器去斗争就不行。我认为,在我国做任何一件事,要想获得好的发展,必须和人的需求有关。因为中国人多,和人的需求相关联,后面的空间就大。阿里巴巴为什么做那么大,他就做电子商务。移动端、智能手机出来之后,人的需求就爆发了,所以他才能一上市就做到几乎全球第一,这就是选择;另一个是衣食住行。我们讲“住”这个领域,从住山洞开始对住的需求没什么变化,但是技术、材料、工艺在变化,这就会导致很多问题,包括安全问题、质量问题等。原来住地窝子的时候安全质量问题几乎没有,而现在住高楼大厦,安全质量问题就很大,演变成公共的安全质量问题,需要公权力全程跟进。房地产领域调控政策如影随形,是“法律法规贯穿始终”,所以毋庸置疑是需要律师的。

    一致性。就是个人定位要符合律师事务所的定位。之前做律师接触的都是小企业和乡镇企业,交易、贸易、GDP也很少。而现在都是大企业和大项目,一个人已经不能维持,必须要有大集团、大平台来做,需要形成合力。这里的一致性,既包括定位相同,也包括定位互补。

    再来讲目标。东鹰所确定的目标是:致力于中国建筑与房地产领域的法律风险控制与危机处理,努力成为对该领域帮助最大的律师事务所。为什么是“致力于”而不是专注呢?专注可能就是要排斥做其他业务,没有给自己拓展的空间。法律风险控制就是预防,法律顾问、非诉讼的合同审查、尽职调查等。危机处理,就是纠纷、诉讼、仲裁。所以我们不能排斥他。现在我们增加了一句话,就是要通过创造价值,帮助别人来实现自己。对应前面讲的恶性低价竞争问题,不管价格战或是权力战,能不能给客户带来他需要的价值才是关键。这就需要有匠心,即专业的态度同样我们还得尊重自己行业的习惯。讲这个的目的就是讲专业精神。什么叫专业?专业就是要去抠字眼,每个词每个字的背后都有含义,具体到每个字,这样才是专业。“法律风险控制和危机处理”,之前已经解释过,我们所内有一个原则,就是风险控制优先原则和当事人利益优先原则,即能不打官司尽量不打官司。当律师和当事人利益发生冲突时,当事人优先。不是追求自身规模、收入多高,而是对当事人帮助多大。

    第三阶段:互动问答

    问:作为实习律师,跟随的导师属于“万金油”型律师,但就自身来说欲坚定专业化方向,能否在律所内部更换指导老师?

    答:所内更换指导老师会涉及人际关系问题。指导律师之间相互会比较尴尬,最好是指导老师愿意帮你更换。第二个就是能不能在不更换指导老师的情况下,相对来说选择做一块。你可以学习、研究一个方向,聚焦目标,在这方面做一些积累。实践中在这方面有积累、有一定专业性之后,所内其他律师就会愿意和你交流,慢慢的在专业领域方面有所研究。这在相对来说比较复杂的情况下,不失为一个好方法。

    问:青年律师普遍面临的问题是,只能跟随指导老师去选择专业方向,没有选择的余地,也没有判断基础。在这个过程中,如果这个方向自己不喜欢怎么办?

    答:如若确定不喜欢越早改变越好,否则就是纯粹浪费时间。在还未确定指导老师的时候,自己需要根据律师的简介、宣传,有一个初步判断。但如果已经身处其中,则根据自己的倾向性,去探索适合自己的专业方向。

    问:如何理解执业初期接触越多类型案件越好,会对自身成长有帮助这句话?

    答:还是要有方向。这个好是有指向的,而不是来者不拒,还是需要接触和这个方向相关的案件,不能跨的太杂。就我来说,我也做刑事案件,但我只做涉及房地产专业的刑事案件。只有这样多接触有指向性的案件,才能对自身成长有助益。

    问:三年确定专业方向晚不晚?

    答:不晚。苏东坡25岁以前是不爱学习的,但等到他想学后,发愤图强就成为了一代文豪,这是有历史依据的。拿我们所内的一个老律师来说,他已经70多岁了,仍然很好学,紧跟互联网潮流。所以三年确定专业方向并不会晚,只要确定之后你肯去努力。

    问:律师起步时,是加法;慢慢的是专业化的减法。那到什么样子的阶段,可以去做这个减法,使自己慢慢专业化起来。

    答:这和大环境还有自身条件都息息相关,较为复杂。一方面专业化强的律所是否愿意接纳你?另一方面如若我有这个条件,但可能因为家庭原因,会不愿意离开。双方就会产生矛盾,这就是一个取舍问题,你要知道自己需要什么,然后放弃一些东西。平台和我的诉求不满足,或者导师和你的诉求不满足,在处理好关系的情况下你需要做调整,因为对律所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,损伤并不大,但对自己来说,上升的机会和时间成本很重要,对你的未来也很关键。

    问:入行即专的专业选择路径对青年律师来说是利是弊?

    答:总体来说有利有弊。入行即专和个人兴趣爱好相一致比起开始什么都干,最后慢慢发掘兴趣肯定是有利的。如若入行即专同本人爱好不一致,就更需要专注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。从长期来看,社会分工肯定越来越细。有的时候兴趣爱好会和对社会发展的认识密切相关。一旦你发现自己的兴趣爱好和社会发展趋势不符,你的兴趣爱好也会发生变化。

    问:是不是青年律师在现阶段就可以广泛交往同龄律师,随着各自能力、专业发展,乃至说未来也可能有机会组建属于自己的团队?

    答:这个想法理论上是可行的,但是实际上效率可能会不高,因为你没有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如果别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你怎么去竞争?也就是说你还未开打就已经输掉了。你还是需要去寻求一个好的平台、好的肩膀,当然这个肩膀也要欢迎你踩上去。

    问:在个人专业业务同律所主攻业务不一致的情况下,个人的专业业务如何拓展? 

    答:我现在在尝试一个创新,和大家分享一下。我们现在有金融部、重大项目部,而建设工程部有5个部门,因为两个所合并之后,存在资源共享的问题。之前提及什么样的事务所才是真正的合伙制事务所,不光是办公场所问题,知识研究、客户资源需要共享,需要致力于服务一群共同的客户,合起来才叫真正的合伙。合并工作完成后,开始做融合工作,针对几个业务搞一个兴趣小组。做律师业务来源就两个,一是口碑相传。作为青年律师,首先要赢得老师和同事信任,愿意给你办案机会;其次,要赢得客户的信任,让客户介绍客户,甚至很多可以在庭审中获得对方当事人的信任,使得对方当事人下次有需求的时候会想到你。二是讲课。你要成为你潜在客户的老师,他只有把你当老师了,才会为你介绍业务。而且这是你在获得尊敬的状态下获得的业务,你只有这样才会真正赢得业务,有一个长期性的合作,自然而然形成信任感。而不是基于领导、熟人关系介绍,在不情愿被压迫的情况下获得业务。

    问:在建设工程领域,现在杭州范围内的客户资源已经被专业化律师垄断,对于专业优势没有这么明显的青年律师个人来说,如何拓展、获得这些客户资源?

    答: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为什么我们律所要合并?就是为了获得更大的说服力,让品牌的特点更加明晰。要在一个品牌不明晰的律所去做这样的事情,只能是事倍功半。除非是另外一种可能性,就是我的这个专长,在非专长的律所里面大有作为。我现在概括了两句话:植入金融基因,创新发展模式。目前仅央企、大企业才能接到业务,而且都是通过融资来承接大业务。如若你用自己的钱,去承接业务,金钱都是有限的,而通过融资,能让我们的客户获得无限的成长空间。假设一个所的客户有建设工程方面的需求,但是所内律师没有这个专长,这就导致需要求助所外律师。所内有就不需要另请他所律师,内部就能解决。目前的形式就是当专业化发展到一定程度,会形成专业与专业之间的交叉,这就对律师提出更高的要求。

 

[ 下载本页  |  打印  |  关闭 ]  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编委会 | 工作信箱 | 管理登录
杭州律师网 Copyright (c) 2007 - 2012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04700号
主办单位:杭州市律师协会 技术支持:创搏网络